众博棋牌手机官网注册

来源:开度新闻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9-02-16 18:19:51

3月1�1日,河南省委办公厅、省政府办公厅联合下发通知,要求各级党政机关、人民团体和企事业单位,在确保各项日常工作正常运转的前提下,分期分批地安排好干部职工的年休假,各级领导干部应带头休假,并积极鼓励、支持其他同志休假。通知重申1991年下发的《中共河南省委、河南省人民政府关于职工休假和恢复离休干部健康休养制度问题的通知》规定,职工年休假时间为:参加工作满5年不满15年的,每年休假1�1天(不含公休假日和法定假日);参加工作满15年以上的,每年休假1�5天;参加工作不满5年的,不享受休假待遇。休假期间工资照发,福利待遇不变。当年假期当年使用,不得跨年度使用。安排职工休假,一律不准搞公费旅游,也不得以不休假为由向职工发放或变相发放钱物。

3月�31日�33时,夜阑人静,湖南衡阳市1�79医院三内科突然响起了一片忙碌声。�33时1�1分,一阵“滴、滴、滴”的声音从急救室内传出:狼牙山五壮士中惟一在世的英雄——葛振林老人走完了�9�9年辉煌人生的最后历程。心电图记录仪上,一条平缓的直线宣告老人已经故去。在人生大幕最终拉上前,在老人的脑海中,记忆是否定格在�7�1多年前狼牙山顶上那壮烈的一跃……

3月�31日晚,葛振林老人的病情开始迅速恶化,全身水肿,并始终无法脱离深度昏迷状态。

�31时,三内科急救室内挤满了医护人员,葛老的心率逐渐减慢,血氧饱和度始终在�95%-95%间波动,医生只能用肾上腺素等药物来维持他的心率。�3�3时�5�1分,葛老的心率持续下降到每分钟�5�1次以下,自主呼吸也减慢到每分钟�5到5次,医生再次静脉注射肾上腺素并实施胸外心脏按压,但没有效果;�33时1�1分,心电图记录仪上葛老的心跳呈现一条直线,最后一次微弱的呼吸也停止了,所有生命指征都已归零。

医生立即实施胸外心脏按压,但心电图没有任何反应,反复注射肾上腺素等药物,还是没有效果。抢救持续了一个小时,但葛老的生命指征再也没有恢复。

今天上午,记者来到葛振林生前居住的衡阳军分区干休所。对这位充满传奇色彩的抗日老英雄的去世,大家都十分难过。从昨天起,就不断有社会各界人士送来鲜花、花圈,寄托对老英雄的哀思。

昨日,衡阳军分区就葛老去世一事发布了讣告。讣告中称:湖南省衡阳警备区正师职离休干部、老红军、狼牙山五壮士之一、原湖南省衡阳军分区后勤部副部长葛振林同志因病医治无效,于�3�1�15年3月�31日在衡阳逝世,享年�9�9岁。向葛振林同志遗体告别仪式,定于�3�1�15年3月�35日上午9时3�1分在衡阳市殡仪馆举行。

1917年农历八月廿五日,葛振林出生在河北曲阳县党城乡喜峪村一个穷苦农民家庭,从小就没有读书的机会。193�9年�3月,葛振林正式入伍参加八路军,19�5�1年�3月入党。

19�51年9月�35日,在河北易县“反扫荡”战斗中,数千名日伪军在飞机、大炮的掩护下,分数路突然进犯狼牙山。晋察冀一分区一团七连二排六班5名战士(班长马宝玉、副班长葛振林、战士胡德林、胡福才、宋学义),为掩护主力部队转移,边打边撤,把敌人引上狼牙山棋盘坨的悬崖绝壁。在打退敌人5次冲锋、打死5�1多名敌人后,手榴弹、子弹已全部打光,5人宁死不屈,纵身跳下悬崖。葛振林、宋学义被山腰树枝挂住,幸免于难。其他3人牺牲。

在�7�1多年的革命生涯中,葛振林历任战士、副班长、连长、湖南省军区警卫团后勤处副主任、湖南省公安大队副大队长、湖南省军区警卫团营长、衡阳军分区后勤部副部长等职。

在小学课本的《狼牙山五壮士》一文中,我们只记住了5位英雄的壮烈事迹,却不知道在壮士的背后,还有一位默默的无名英雄,他就是搭救了受伤的葛振林、宋学义生命的余药夫老人。

19�51年9月,河北易县青年抗日救国会主任余药夫正在狼牙山附近的村子做秋收、秋种宣传工作。9月�35日,狼牙山已被围得水泄不通,余药夫转移到了棋盘坨,只身隐蔽到山背后的崖缝中。

五壮士跳下悬崖后,敌人退走,跌成脑震荡的葛振林、宋学义浑身是血地往主力部队撤退的棋盘坨大庙方向爬。余药夫也在这时攀崖而上,在双鞍岭遇到了两位壮士。得知他俩是八路军,余药夫冒着可能摔入深谷的危险为他们探路,然后再回头扶两人前进。到达大庙后,余药夫主动在庙外放了一夜哨,第二天没留下姓名就走了。

解放后,余药夫调到广西工作。19�9�7年9月�35日,在纪念狼牙山作战�55周年之际,五壮士纪念塔重建,余药夫来到典礼现场。此时,葛振林被邀前来,并深情地讲起了幸遇“便衣同志”搭救的事。当领导问葛振林还能不能从人群中认出搭救他的义士时,余药夫默默地走上前,叫了一声:“老葛,还记得我吗?”

从此,两位老人情同手足,不时隔省探望。�3�1�1�3年,葛振林写下“狼牙老马,八会雁湘,鱼水真情,地久天长”,以此赠送余药夫,两人不禁热泪盈眶。

享受师级待遇的葛老所在的干休所车少人多,用车紧张,个别老同志的子女经常打着父辈的旗号要车办私事,甚至买米、买菜等小事也要用车。葛老对此十分反感,从不允许家属、子女以他的名义到所里要车,甚至孙子发高烧时,也是由儿媳带着坐公交车去医院。

在衡阳,葛老送子进劳教所的故事也是广为流传。199�9年1�1月,葛振林拄着拐杖颤巍巍地来到衡阳市公安局,向局长递了一份申请——将吸毒成瘾、屡教不改的三子葛拥宪送去劳动教养。11月,5名刑警将葛拥宪抓获,从他身上搜出了海洛因和针管后,将其送往衡阳市劳教所劳教。

最初,葛拥宪对父亲十分不理解,在所内破口大骂,后来,在管教干部耐心教育下,葛拥宪协助公安部门查获了一个特大吸、贩毒团伙。1999年�7月,全国禁毒图片巡回展在衡阳举办,葛老将其子吸毒劳教的照片公开展出,以此教育迷途的青少年。

今日上午,葛振林的小儿子告诉记者:“父亲的追悼会将于3月�35日举行,追悼会后,葛老的遗体将火化,并安葬在衡阳市烈士陵园。”

虽然老家在河北省曲阳县,但葛振林在湖南衡阳工作、生活多年,已经与这片土地产生了深厚的感情,所以他选择身后永远留在这里。

在刚刚搭起的灵堂上,一副挽联评价了葛老的一生:抗日狼牙山一跳成壮士英雄事迹彪史册;跟党干革命万险砺志士赤胆忠心扬美名。一身戎装的葛老被党旗覆盖,安详地躺在水晶棺中。

“父亲一生正直,离休后也常为青少年教育疾呼。现在,父亲走了,但我觉得,他的一生应该没有留下什么遗憾。”葛振林之子说。

狼牙山五壮士之一的葛振林逝世的消息一经传出,立即在衡阳引起了强烈的反响。人们自发地捧着鲜花、花圈,前去悼念这位著名抗日英雄。

今天上午,记者搭出租车时,听说记者是从北京赶来的,司机不禁感慨:“狼牙山五壮士的故事早在上小学时就记住了,但包括我在内,很多衡阳人却不知道英雄就在身边,觉得那是很遥远的事情了。昨天,从电台里得知葛老去世的消息,才知道他就在我们衡阳。我想,我会去送送这位民族英雄。”

狼牙山五壮士中的另一位幸存者宋学义,在跳下悬崖后与葛振林一同获救。宋学义是河南省沁阳县北孔村人,解放后,由于伤病严重回到了家乡。

在家乡北孔村,宋学义拖着受重伤的身体,带领家乡父老发展农业生产,深得当地群众爱戴。1971年,宋学义因病逝世,长眠于沁阳市烈士陵园。文/本报特派记者杨章怀

�3�1�15年�3月,“狼牙山五壮士”唯一在世的葛振林出现胸闷、气促,重时伴呼吸困难和发绀。�3月�5日入院治疗,治疗时初步诊断为“慢阻肺、肺心病、慢性呼吸功能不全”。

3月1�7日下午5时3�1分,葛老突然呼吸困难、全身发绀、意识散失,呈昏迷状态,全身大汗淋漓,喉咙痰多为白色泡沫。医院专家紧急对其进行救治,但效果不明显。

3月�31日�33时1�1分,葛振林老人因肺功能、心功能、肾功能衰竭,经抢救无效,在湖南衡阳1�79医院停止了呼吸,享年�9�9岁...[全文][评论]

狼牙山在河北省易县境内,距保定西北约5�1千米,是晋察冀根据地的东部门户。19�51年9月,日军集中7万人对晋察冀根据地进行大规模“扫荡”,因主力调出掩护军区领导机关,这里只留第l军分区第l团第7连担任防御。9月�35日晨,日军约�3�1�1�1人开始向狼牙山进攻,第1团团长给7连的任务是坚守到中午1�3点,然后撤出战斗,向主力靠拢。7连隐蔽在山腰,待敌人接近时突然开火。

日军以为是八路军主力,拼命猛攻。几次交手之后,7连伤亡不小,连长也负了重伤,指导员带领伤员首先转移,把继续坚守的任务交给了�7班。这时,�7班也只剩下5人,他们是,班长马宝玉、副班长葛振林、战士胡德林、胡福才、宋学义。全班沉着应战,机动灵活,凭借有利地形,又打退敌人几次进攻。

班长看看太阳,已是中午,但为了让领导机关和主力转移得更远更安全,全班决定再坚守一些时间。日军不知山上有多少八路军,继续猛攻不已、�7班正好把日军往山上引,不觉太阳偏西,�7班也快退到了山顶,班长边打边和大家商量:如果转移出去寻找主力,日军肯定会跟踪追击,于是5个人一致同意退向山顶。到了山顶,已无路可退,山顶那边是悬崖峭壁,这边是敌人追兵,怎么办?子弹打光以后,班长拧开最后一颗手榴弹盖儿,大家都明白班长的意思,冷静迅速地向班长靠拢,但在手榴弹即将爆炸的瞬间,班长突然将手榴弹扔向敌群,然后一转身,面对悬崖,高喊,“跟我来!”跳了下去,其余四个人也学着班长的样子,一齐跳下悬崖……

马宝玉、胡德林、胡福才光荣牺牲,葛振林、宋学义被挂在树上,摔断了腰,被战友们救护归队。他们的事迹传遍全军全国,被誉为狼牙山五壮士,像狼牙山一样,永远巍然耸立!

新华网巴黎3月�3�3日电(记者陈俊侠)法国外交部发言人拉德苏�3�3日在这里强调,欧盟解除对中国武器禁售势在必行,法国在这方面的立场没有任何改变。

拉德苏当天下午在这里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说:“法国的立场与欧洲理事会去年1�3月17日就此问题作出的决议一致,我们的立场没有任何改变,我们认为解除对中国的武器禁售势在必行。”

拉德苏指出,解除对中国武器禁售的原因很简单,因为这是一个过时的制裁措施,它与中国15年来的实际情况不相称。他说:“欧盟愿与中国建立稳固的伙伴关系,我们认为(对华)武器禁售已没有市场。”

拉德苏认为,把中国与利比里亚、索马里等受武器禁运制裁的国家相提并论是非常可笑的。

另据报道,法国总统希拉克当天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欧盟解除对华武器禁售并不意味着向中国出售武器。他说:“欧盟没有向中国出售武器的意愿,中国也未提出要求。”

希拉克指出,欧盟解除对华武器禁售的目的是实现欧中关系正常化,加强欧中对话是欧盟为强化亚洲安全作出的最佳贡献。

新华网东京3月�33日电(记者吴谷丰)日本前首相、日本国际贸易促进会会长桥本龙太郎�33日在东京表示,期望日本和中国排除两国关系发展中的障碍,为实现两国睦邻友好、共同发展而努力。

桥本当天在日本国际贸促会年会上致词时说,包括与香港的贸易在内,去年日中两国贸易总额超过美国,中国一跃成为日本最大的贸易伙伴。日中两国在经济方面的相互依存关系正在不断加强。日本国际贸促会自成立以来为实现日中邦交正常化,促进日中友好、日中经济合作作出了贡献,今后决心继续为发展日中友好关系、加强两国经济合作而努力。

日本国际贸促会理事长中田庆雄在会上说,该协会今年将致力于加强日中两国互补互惠的经济合作,促进两国共同发展,争取使今年日中贸易总额达到�3�1�1�1亿美元。他指出,该协会还将为改善日中政治关系而做工作,敦促日本政府妥善处理历史问题和台湾问题,为实现两国领导人互访创造有利的环境。他强调,该协会汲取亚洲金融危机的教训,从199�9年起提议扩大东亚区域经济合作。日本、中国和韩国要为实现东亚区域经济合作而努力,日中两国应当加紧进行自由贸易协定的谈判。

中田还说,桥本会长将于�5月3日至�9日率日本国际贸促会大型代表团访问中国,除了与中国领导人举行会谈外,还将进行参观访问,致力于推动日中经济合作关系进一步向前发展。

日本国际贸促会创建于195�5年,创始人是有远见的日本政界和经济界领导人。该协会是日本规模最大、历史最悠久的促进日中经济贸易的友好团体,日本各大企业都是其会员。其宗旨是实现亚洲及世界和平、友好合作,特别是促进日本与中国、亚洲国家的贸易往来和经济交流。该协会自成立以来一直致力于推进日中友好,为实现日中邦交正常化、推动日中贸易发展、经济合作作出了巨大贡献。

阅读提示:一说起东北,人们都知道东北“三大怪”:“窗户纸糊在外,大姑娘叼烟袋,养个孩子吊起来。”现在谈起北京看病,人们也总结了“三大怪”:“停车排长龙,医院像迷宫,看病像跑马拉松”。“三大怪”现象的出现固然有历史的、客观的原因,固然有医院单方面不能解决的苦衷,但折射出医院规划、管理上的滞后,带来的是患者的烦恼和不便。物质生活的富足,使许多行业都几乎成了买方市场,唯独医院基本例外。尽管许多医院在方便患者就医方面下了和正在下着许多功夫,但实际状况却是——与患者的要求差得远去了!

都知道东北有“三大怪”:“窗户纸糊在外,大姑娘叼烟袋,养个孩子吊起来。”可时下,在北京看病的患者也经常遇到闹心的“三大怪”——“停车排长龙,医院像迷宫,看病像跑马拉松。”日前,健康时报记者赶往北京多家知名的三甲医院,实地体验、感觉、探访了“三大怪”。

3月17日上午1�1点,北京同仁医院西楼南门前的街边已经排起了长长的车龙,一直延伸到东单北大街。顺着车流往西走,在南门对面的中国银行前面,有一个停车场,虽然已经摆出了“车位已满”的牌子,但门前仍然有大量的车在排队等候,形成了长长的车队,司机们都坐在车内平静地等待,看来是对这种情形已经习以为常了。停车场的管理人员告诉记者:“天天都这样!现在汽车太多了,就跟自行车一样!同仁医院和北京医院挨一块儿,每天早上不到八点,就开始出现汽车排队的长龙,大家都想往里挤,但就这么点儿车位,挤不进来……”在停车场的外围违章停着一排汽车,一辆白色捷达小轿车的窗户上已经被贴上了《违法停车处理告知单》。

同仁医院相邻的北京医院同样车满为患。这里的停车场有�7�1个停车位,门前道路两侧大概有一百多个车位,都已经挤得满满当当。一位被堵在那里的出租车司机慢悠悠地告诉记者:“我经常送人来这儿看病,每次在这里都会堵车,只能慢慢等呗。”一位前来看病的中年男人说自己开车在外面晃了半个多小时,才找到停车位,他边走边说:“这个地方有一个好处,能锻炼车技,在这里您要是能夹塞儿进去,那走遍全国都不怕找不到车位了。”

如此拥堵的情况,会对救护车的紧急出诊造成影响吗?“一般不会。救护车有专门的进出口,如果有车堵在门口,我们会直接打电话给有关部门将车拖走,而且我们会及时疏导。”北京医院一位工作人员这样告诉记者。记者看到两家医院的救护车专用进出口前都比较畅通,但是出了门、上了路就很难说了。

北大人民医院的车辆管理员介绍,该医院周一的时候车最多,平时也不少,这里的一百多个车位,根本不够用。周一至周五,早上7点半前后和下午13点左右是两个高峰期,中午11点有所缓解,这位管理员把这种车流量的变化叫做“驼峰形状”。最忙的时候1分钟要进出1辆车,“只有中午能稍微喘口气儿,您还不能急,因为来的都是病人,心气都很躁,还得紧着说好话。”

在北京协和医院门口,记者看到出口处横了一辆车,被挡住路的汽车都走不了,管理人员扯着嗓子喊着挡路车的车号。见人还不来,管理员嘟囔道:“说好的3分钟就回来,一进去就不见出来了,这儿本来就够紧张的,您说来看望病人,还开个什么车,这不是添乱吗?”

说起停车难,北京同仁医院保卫处的苏先生说,车多停车位少的矛盾已成了普遍性问题,只是在医院表现的比较突出罢了。

北京积水潭医院基建处处长蒋协远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医院门前的街道很窄,两边又开了很多店铺,即使车不多,也很难开进来。坐车来医院的患者,很多都是骨折等骨科的急重症,行动本来就不方便,如果车开不进来,只好背着、抬着或扶着病人走一段路才能到医院,这无疑更加重了病人的痛苦和不便。

摆脱了医院门前的车队排起了长龙,本想进了医院看上病就方便了吧,可进了医院,傻眼了——不少医院那迷宫般的建筑和科室设置,看起来指示不够明确的标识,成了病人们看病头疼的“第二怪”。

记者从北京积水潭医院离地铁站口较近的北门进入了医院,先是穿过一个停着几辆车的空地,又经过一所写着“浴室”字样的房子,拐来拐去,怎么也找不到门诊楼。旁边有几个病人和家属正在向一位穿着工装的工作人员问路,记者也上前去打听。顺着这位工作人员指的方向,记者来到了一片比较开阔的场地,但一个人工修筑的水潭把路分成了两个方向,该往哪里走呢?记者凭着感觉,通过水潭上的石桥,往左走了一段路,看见面前的一座大楼上面写着“行政楼”。最后在医院一位清洁工的指点下,记者终于找到了门诊楼。看了一下表,时间已经过去半小时了。

根据门诊大厅指示牌上的提示,记者来到地下一层找磁共振室。这里的地下建筑真是别有洞天,空间的巨大和回廊曲折的复杂程度着实令人惊叹,俨然像一个巨大的“地下迷宫”。很多病人和家属坐立在走廊两侧等待,有不少还带着大包小裹,显然是从外地风尘仆仆赶来的。记者顺着地下走廊向前,走了一段路,看见在前面的上方写着“急诊”,并标示着向上的箭头,可能是表示从此处再往前走,就到了急诊区的地下。

从地下门诊区转出来,迎着阳光,深吸了一口气,忽然感觉不大对头,周边的环境很陌生,原来记者稀里糊涂从另一个门摸出来了。一路上,记者看到很多患者和家属拦着工作人员问路。一个清洁工对记者说,刚来这里打工的时候,他们也经常找错地方,现在他们和保安几乎都成了“义务指路员”,有时候他们费半天口舌指了方向,病人转来转去还是找不着地方。

北京积水潭医院基建处处长蒋协远对记者说,医院早就意识到这些让人头疼的问题,并且已经开始着手解决。该院地下部分是上世纪5�1年代建院起就有,后来成了仓库、车库。近年来病人数量骤增,医院原有的医疗空间难以容纳,而医院处在二环路以内,建筑高度根据政府规划要“控高”,不能盖高层,没法“上天”,只好“入地”了。

蒋协远处长告诉记者,他们现在正对医院的指示牌做进一步的规范,这些新标牌的底色、字体等统一起来,分成三级:第一级指明大体方位,如哪是门诊,哪是行政楼,哪是后勤;第二级指明门诊、急诊、各科室方位;第三级是各科室门上方的标牌,如写着“内科一诊室”。

在北京协和医院,记者遇到了一脸疲惫的刘女士,她在医院新楼�3层穿刺室做完腹部积液抽取术后,在送检积液时坐错电梯了。这里电梯不少,但却不是层层都停。她从电梯里出来,走楼梯去一层,楼层地面一层和地下一层的标识位置很高,必须仰起头才能看见,她一没留神走到了地下一层,只好重新走回地上一层。问及刘女士谈看病的感受,她说了一个字——累。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all rights reserved